????一旁,原满目仇恨的宿鱼儿也呆住了,她知晓红尘鬼煞是什么恐怖势力,与大衍妖教一样,是霍乱天下的邪恶势力,只是主导者变成了鬼物。

????她卓伯伯很危险?

????“还有你,速度离开这里。”石焱散去了宿鱼儿的禁声。

????“我不信,你一定在骗我。”宿鱼儿疯狂摇头,眼中有泪珠在打滚。

????“你不信可以去问御虚剑宗的大长老,他也知晓此事,是卓宗主最信任的人。”石焱正色道:“我看在那一枚五烙灵石与你先前对我的关心上,才告诉你这么多的,否则一会巡界卫至,大战下你们可能都会死。”

????下一息,不等宿鱼儿与少年多问,石焱与萱儿掠入天空,消失不见。

????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……”宿鱼儿紧咬红唇,向大长老所在的宅院跑去,如果石焱所说为真,她卓伯伯身边很危险,一定不能问,可向水爷爷问,若是真的也不会影响卓伯伯的算计,若是假的那最好。

????少年脸上神情变了数变,从相反方向离开。

????……

????一处隐秘地,无人山顶,山势是御虚剑宗这一片山脉中最高的,山林茂密,正好能观御虚剑宗所有建筑。

????本去巡界卫求援的石焱与邢萱却出现在这里,青竹小屋座落,二人在里面泡着从卓宗光桌上顺走的茶叶,美滋滋。

????“公子,萱儿有些想不通。”萱儿抿了一口热茶,一脸舒适。

????“好茶,藏海境下喝此茶,会被灵气冲击的爆体而亡,承受不住,甚至非我这等藏海境也难以消化。”石焱也很舒畅,不愧是人王喝的茶叶。

????他听卓宗光说过,此茶是御虚剑茶,为御虚山脉独有之物,从不外卖,百年只产十斤。

????“卓宗光说的话漏洞百出,他中的毒不轻,不止实力大幅度下降,甚至可能被控制只剩十几日、半月时光。”石焱解释了一句。

????萱儿静静听。

????“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出手灭了卓宗光,是因为如果要灭,红尘鬼煞的鬼物早将他灭了,还没灭,证明卓宗光还有底牌,红尘鬼煞自认为现在出手的把握不高,五成左右,所以想再等等。现在我们出手,不是自找无趣吗?而且也与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不符。”石焱抿了口茶水,掌心,玩把着一个如太极阴阳般的双鱼令符,可一分为二,上面白面刻生,黑面刻有死字。

????这就是生死令。

????来御虚剑宗前,他先激活了生死殿邀请函附带的生死令,生死殿中的生殿也是中域皇朝情报官方最大组织之一,看可否找到能化雷珠的宝物消息,而且加入生死殿,可更好针对性的杀鬼物,得到阴物。

????祭天符字有裂,在修复好不知何年何月的情况下,阴力点之事只能亲力亲为了。

????生死令上显空任务,为入殿考核,接取的级别,决定了未来的级别,他接取了极高级别的,然后看到了关于御虚剑宗的任务。

????清除潜伏在御虚剑宗内的红尘鬼煞鬼物。

????“卓宗光怕我直接向红尘鬼煞告状,便虚拟潜伏在御虚剑宗的为大衍妖教,而不是红尘鬼煞,对他而言,巡界卫到后,结局都一样,其实都是漏洞,细细想一下,只有鬼物才最克制他这种武修,大衍妖教的妖怪即便来渗透,都会小心翼翼试探很久,比如那少年。”石焱心中莞尔,任凭大衍妖教与红尘鬼煞的隐藏手段再高超,玄念都不可分辨,都瞒不过他掌心漩涡,接触后会有灼烫感。

????卓宗光完全是自作聪明,御虚剑宗中的红尘鬼煞早被生死殿注意到。

????萱儿吃惊问道:“那少年是大衍妖教的人?”

????“对,大衍妖教想要让我加入,小轮回人族嘛,命都快没了,越来越疯狂,如疯狗一般,还是一个同阶竟然胜过天机楼圣子的天才,大衍妖教怎会放过,只是专门拿一本至阳功法送给我,我有些想不通为什么。”石焱细细思索后,再将那至阳功法拿出,仔细查看。

????他现已修行的岁焰凰卷为藏海超等的至阳功法,比这本高明不知多少倍。

????果然,细细查看下,都无需修行他就看出了问题。

????“这功法内含陷阱,至阳不假,但有一则小秘术,修行后会被操控,与我的祭天符字有些类似,但霸道差得远。”石焱将功法收起,这些妖教、鬼宗一个比一个手段阴毒,以后需多加小心了。

????他猎杀妖鬼成长,日后与这两大势力的接触少不了。

????“公子你告诉宿鱼儿,让她找大长老,是为了让卓宗光暴露,那放走大衍妖教的少年又是为何?”萱儿问出了最后的疑惑。

????萱儿忽然想到,石焱在第一次见少年时,内劲停绕于少年周围很久,别人察觉不到,她却看到了石焱在少年体内留下了一颗紫凰源火的火种。

????“让大衍妖教知晓他们来晚了,被红尘鬼煞捷足先登,我再告诉少年说我要去巡界卫求援,就是逼他们动作快一点,要知晓,大衍妖教与红尘鬼煞从来不是合作关系,而是互相猎杀的关系,妖食鬼魂,鬼吞妖血。”

????石焱将茶水一饮而尽道:“萱儿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这三方乱局下,就看我们这两名猎人的耐心了,妖骨、阴物、灵石、王剑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
????“公子大才。”萱儿全部明白下,笑盈盈给石焱又泡了一壶茶,将所有茶叶都泡上了,无需节省,等将整个御虚剑宗一锅端掉后,别说一点茶叶,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子的。

????“还有一点,据我从无悔楼所查,卓宗光让我们去找那人,巡界卫巡界长人王蒋赞诚,可不是卓宗光口中欠一点人情那么简单,而是卓宗光的妻舅,关系莫逆,这样一名巡界卫实权人物,等我们带他去将卓宗光救出,将御虚剑宗的所有鬼物灭掉后,你说下一个死的是谁?”石焱竖起手指,微笑提问。

????“那当然是绑架卓忆君的公子你啦,还有那五万枚五烙灵石,以卓宗光伪君子的性格怎能不取回?”萱儿调皮吐舌。

????“诺,开始了。”石焱望向窗外演剑场方向。

????那里,有一团庞大黑云凝聚,遮盖天际,将整个御虚剑宗覆盖,将阳光遮挡了大半,鬼力浓郁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92868/63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