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宇!”

????岸上传来月灵的呼喊,揽星堂已经成功登陆,集合着其余人员准备朝外进发,我急忙离开了水中的是非,带着对老白的沉痛悼念接管了眼下的人员。

????队员列表上的几位堂主,已经全部暗淡,只剩下我和大海这两个领导人物还在坚持。

????长枪如龙劈断那些遮蔽的树木,也将树后面伺机偷袭的几个刺客全部撕碎,我带着刺客队伍强行追上了赫菲斯托斯和赫尔墨斯带领的分队,将其厮杀掉大半,赫菲斯托斯和其它主要人物的战死让其余成员彻底没了斗志,还有十几个骠骑依靠坐骑速度飞也似的逃离向远方,至此,湖边已经没有什么阻拦的人。

????“快!冲出外面,准备和海哥他们汇合!”

????青河临时承担起了副队长的职责,和清风俩人带着输出职业先走一步,而我就带着揽星堂和其余近战掩护撤退,终于在对方援军赶来之前冲出了湖边树林,带着人从草原地形一路飞逃。

????大体清点了突围人数,损失了不到二十人,还算留存了主要力量,我赶紧联系着大海:“海哥!我们已经从湖心岛脱身,你们现在坐标在哪?”

????“小宇……,带着弟兄们自行逃了吧,我们已经无路可退,准备和他们拼了。”

????“什……什么??”

????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沉重,刚才还商议对策的大海,怎么忽然间就陷入了绝境?

????愈发严峻的形势让我再也稳不住了心态,我近乎嘶吼的焦急询问着:“海哥!不是宙斯他们都来这边了么?为什么你们会被追上?”

????“哈迪斯带人迂回赶来,前后夹击,我们不得不改变撤退路线,现在……,已经没路了。”

????逐渐崩溃的局面已经快要收拾不住,我四处望去,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,身后的弟兄们全部都在看着我,队伍频道的消息他们听的很真切,责任的担子,全部压在了我这个毛头小子身上。

????我从没有担任过如此重担,莫大的压力让我有些慌乱,我赶紧寻找着自己最信任的人:“……这怎么办,怎么办啊!小丑皇,小丑皇!你给出个主意,咱们……”提问声没有人回答,我四处看过也没有找到他的身影。

????“小丑皇?小丑皇?”

????喊话没人回应,我急忙询问着周围的人:“谁看见小丑皇了?”

????全是摇头。

????“卧槽!?”心头一凉,我赶紧看了看队伍列表,但疑问却油然而生:“这家伙没挂啊!为什么不回话?谁看见他去哪啦?”

????……

????【落马坡】上。

????哈迪斯和波塞冬汇合,带着一百多号人围追堵截,将大海他们逼的无路可去,直到马蹄急刹在悬崖前,那碎石从崖边滚落,落入深不见底的崖内,连落地的回声都听不到。

????面前是万丈悬崖,身后是成百追兵。

????雄狮军在悬崖边一字排开,转身直面着那正在徐徐逼近的敌人。

????哈迪斯骑乘飞龙凌跃天际,龙翅煽动带着阵阵大风,波塞冬领着阿波罗和阿瑞斯以及众手下赶到,虎视眈眈。

????宙斯倒是没有急于下令,而是老远的朝大海抱拳:“海帮主,今天这场比赛都是各为其主,还望海帮主海涵。”

????“宙斯帮主多虑了,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,大家伙尽力就行。”

????虽然嘴上谦让,但大海心里却很是不甘,虽然自己提前熟悉过地形,但实际进入却无法第一时间完全摸清,可对方有哈迪斯这个天然视野优势,逐步的败局似乎顺理成章,甚至连自己逃亡的路线,也都被对方步步引导,直到现在的困境。

????“那就……得罪了!”客套完毕,宙斯忽然浑身红光茂盛,一声怒吼的“驾”声催动了坐骑,阿波罗和阿瑞斯带着人逆向而冲。

????“冲!和他们拼了!”大海猛夹马腹的咆哮着,雄狮军全体剑拔弩张,喊杀声响彻悬崖上空,无数雄狮飞扑而下。

????“叮叮当当!”

????战场厮杀混乱如琴弦乱拨,虽然对方人数有着一倍多的优势,但依然无法将雄狮军这支精锐部队吞没,大海骁勇无度,左右疯砍,上手直接掀翻两人,独自打退阿波罗,最后和阿瑞斯碰上,这才打的难舍难分。

????哈迪斯直接放弃了飞龙骑乘,龙力入臂,浑身金光大盛,从空中猛然落入雄狮军中间,来回冲杀,犹入无人之境,几个骠骑一起来战都无法撼动分毫,被哈迪斯长枪虹管,尽数斩落。

????“后排!!”

????就在两方人死斗不休之时,大海忽然高声吼着代号,雄狮军众人顿时心领神会,集体朝着后面肆无忌惮输出的后排调转坐骑。

????“战向冲锋!”

????这一招雄狮军已经练了几十上百次,对于技能的距离和伤害算计都已经极其熟悉,大海发动号令,必然是确定对方的后排已经没有任何逃离的空间,只要摧毁了他们的输出队伍,自己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!

????……

????“精彩!【海纵天下】的众人居然还有如此隐藏的杀招!【奥林匹斯国度】会不会被就此翻盘?……”

????那几个特邀主持人不愧是名嘴,在场外跌宕起伏的解说,带动着观众的情绪高涨,人们都在为海纵众人加油助威,城镇中响彻回荡着呐喊。

????“海纵加油!”“干掉这帮洋鬼子!”“一定要赢啊!!”……

????客栈之中,包了上房在窗边看比赛的【落叶堂】全部安安静静,没有人作声,人们低声讨论着,想看看海纵能否利用这支雄壮的骠骑部队完成壮举。

????“已经结束了,”落尽千寒支着脑袋优雅的品茶,茶杯放下,结论已定。

????“为啥呀落哥?海纵的那个骠骑队伍可是游戏里数一数二的精英,里面全是高等级好装备,这么一波冲锋,波塞冬他们肯定扛不住。”

????“对啊对啊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附和声起起落落,但终究只是猜测。

????落尽千寒并没有回答,而是柔和的笑着。

????……

????雄狮军的勇猛远超出奥林匹斯的预计,那疯狂的马蹄如同爆发的山洪倾泻而下,奔腾凶悍,就连哈迪斯他们也抵挡不住,纷纷防御自保。

????那些射手和法师将所有控制技能狂砸,控制住一排,后面的又会接踵而至,雄狮军很快便冲入其中,手起剑落,已然吹响了反攻的号角。

????但对方早有防备,就等雄狮军的【马踏飞燕】纷纷失效之后,波塞冬双手猛然扩散,一圈寒冰波浪朝四周极速炸裂,荡气回肠之势瞬间席卷极大一片范围,刚刚还取得优势的雄狮军瞬间全部冰冻,变成冰雕立在原地,保持着最后的姿势。

????【狂冰啸】(绝技):发出一圈极冰绽浪,对周围40码内所有敌人发动100%几率冰冻的攻击,冰冻时间随该敌人异常状态抗性变化,异常状态越高,则冰冻时间越低,最高可冰冻时间为5秒,最低2.5秒;并造成高额伤害。

????这是大海比赛前托我从云哥那里得来的大体属性,云哥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,所以并不太清楚详细属性。

????逆转的局面和那冰雕一同被凝固,及时赶到的追兵随心所欲的砍杀着这些无法动弹的活靶子。

????但这些冰雕之中,却有一个魁梧的身影瞬间破开冰冻,巨大的野兽高高跃起,直接跳过那些冰雕的上空,重重落在波塞冬背后。

????波塞冬猛然转头,看到的,是大海怒不可遏的杀意。

????一座巨大冰柱迅速从地面升起,将波塞冬和大海隔开,这家伙急速的反应之后不敢在此逗留,惊慌失措朝着坡上飞逃,而后哈迪斯和宙斯带人飞速赶来阻挡,想要将最后挣扎的大海彻底绞杀。

????但已经杀红眼的大海已经疯魔般劈开了那冰柱,胯下巨兽咆哮着张开利齿大口,直接撞翻了几名上来死挡的炮灰,四肢猛然蓄力,然后便是暴怒的飞踏。

????“战向冲锋!!!”

????刚才集体冲锋的时候,大海并没有发动这个技能,他知道对方敢如此果断包围这些骠骑,肯定因为波塞冬有着不为人知的杀手锏;所以他刻意留了一招,并且利用装备技能破除了冰冻效果。

????此刻冲去的身影,已经无人可挡,大海用单手盾将迎面而来的宙斯狂猛顶开,然后抄出长剑打退阿瑞斯和哈迪斯,这些人也不敢和做着困兽之斗的大海硬碰硬,只能飞快躲开到一旁。

????“咣!”

????冲开了包围,只一个波塞冬怎可能扛得住大海如此攻击,一击冲锋直接将他打成丝血,并且造成了眩晕效果。

????但身旁数名护军顿时一齐发力,无数回血和护盾全部施加在波塞冬身上,一秒不到,丝血瞬间回满!

????大海最后的杀手锏也没能将这个波塞冬换掉,英雄末路时居然如此悲壮,那些奥林匹斯的人们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,都想要抢夺击杀帮主的头功。

????被眩晕着的波塞冬,嘴角是轻蔑的笑。

????回头看,已经再无友军,【落马坡】上,雄狮军全部落马含恨,失败已成定局。

????大海没有再做徒劳的争斗,他颤抖着嘴唇,横眉冷对众人包围,而后飞快的收起了手中的剑,直接抓住了波塞冬的衣领将他抗在肩上,策动坐骑飞奔,朝着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方向而去。

????哈迪斯瞬间明白了大海的用意,但他距离很远,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能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手下上前:“拦住他!”

????已来不及。

????“嗷!!”

????“啊啊啊!!!救命啊~~~~~~~~~!!!!”

????那巨兽驮着二人直直的朝着那深不可测的悬崖坠落而下,波塞冬哀叫的回音在悬崖之中来回重叠,直到最后消失不见。

????“可恶!这个该死的亚洲人!”哈迪斯站在悬崖上看着,愤怒的咒骂着,在他看来,这种鱼死网破的行为太过粗鲁和恶劣。

????宙斯也只是摇了摇头,然后转过头召集着剩余的人:“剩余人员还有多少?给我报个数!”

????一个负责人员统计的手下过来汇报着:“宙斯大人,我们还有一百十多人,湖心岛方向对方的白羽飞扬带人强行突围,赫菲斯托斯副帮主和其它星神都被杀死,剩余十几名人员正在往这边赶来,一会儿汇合,总数就有一百三十多人了。”

????“等等,丘比特和阿尔忒弥斯他们都阵亡了?”

????宙斯的厉声质问换来的只是点头。

????哈迪斯从身后走来说道:“海角天涯将主要战力分成了两部分,海纵剩余的那个分队,还有能一战的人物存在,不然的话,他们是不可能杀死丘比特和阿尔忒弥斯他们的。”

????宙斯点点头,然后迅速翻身上马:“所有人听令!马上追击剩余敌人!一定要一鼓作气将他们全部歼灭!”

????……

????“【海纵天下】帮主【海角天涯】已阵亡。”

????消息传来时,我们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????“海哥挂了??”青河他们不敢相信,急忙查看着队伍列表。

????不光大海,前面带着【雄狮军】前缀的名字已经全部无光,最后的侥幸彻底没了希望。

????群龙无首的局面让剩余人员最后的斗志也开始慢慢松垮,身后的弟兄们七嘴八舌的问着,语气全部焦虑而又担忧。

????“星堂主,我们是不是不该突围啊?突围出来就是为了和海哥他们会合,现在没有了接应的援军,只剩下我们,会不会输啊?”

????“星堂主!我们回去吧!在那里还能守一守!”

????“星堂主!咋办啊?你快点想个办法啊!!”

????“星堂主……”

????“星堂主……”

????面对众人的质疑,我却没有面对的能力与勇气,我甚至都不敢大声说一句“我们一定会赢!不要放弃!”之类的激励,因为大海他们的覆灭,连我自己都已经开始彻底慌了阵脚。

????虽然平日里我总爱嘲笑青河的小心眼,但这种时候,略微年长一些的他反而更能拿得住局面,他站过来高声压制着众人的吵闹:“安静!大家安静!我们还在!还有希望!”

????“宇,你没事吧?”月灵走过来紧紧抓着我的胳膊,我侧过脸看她,那清澈的眼神里有些害怕,也有担心。

????我轻轻的深呼吸调节着自己的状态,勉强的笑着:“没事。”

????努力的调整过后,总算是稍稍好些,我试着用最理性的思考方式判断下一步路线,却有些迷茫,只能和青河他们商量。

????“依我看,海哥他们在【落马坡】被围,咱们应该向【天神峰】而去,现在那里是制高点,占据以后还能打一打。”

????“不行不行,【天神峰】在湖心岛和【落马坡】差不多中间的位置,对方还有骠骑部队,肯定会先赶到,而且就算同时赶到,我们打不过,他们最起码还有一百三四十号人;我觉得,还是撤回湖心岛好一些。”

????“回湖心岛太劣势了!咱们现在要想赢就必须富贵险中求,抢占【天神峰】!”

????“回湖心岛很稳扎稳打,到时候积极配合,专心抵御,对方很难攻上岛!去【天神峰】只要有一点失策,就等于送死!”

????平日里温和的亿万年此刻和青河争论的不可开交,俩人谁也不愿意让步,一旁的人们也不是上前劝和,而是各自帮衬着自己支持的观点,好好的队伍忽然就乱成一锅粥。

????“安静!”

????胡子粗犷的吼声顿时让争论停歇,人们都望向这边,纷纷意识到了自己的时态,悻悻的砸着嘴不再说话。

????“去湖心岛吧,哈迪斯已经朝【天神峰】上来了,你们来不及的。”

????安静的四周忽然传来说话的声音,一看,居然是队伍频道的小丑皇终于活过来了。

????我大喜过望,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,“小丑皇!你丫的死哪去了?赶紧回来啊!”

????“不用管我,我跟着你们反而放不开手脚。”

????回答的风格很小丑皇,这个孤独的男人从没让我们意外。

????既然他不愿意跟队伍,那我也就不强求他了,“那你现在在哪?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?”

????“我?”

????【天神峰】顶,小丑皇掂量着手中的匕首,看着远方正在飞来的哈迪斯,眼神满是寒冷的杀意,“我一会儿把哈迪斯宰了,再告诉你。”

????听罢,我转头看了看远处那在云海之中穿过的【天神峰】,顿时明白了这家伙的用意。

????然后我号召众人,朝着来时的路而去:“准备撤回湖心岛!死守!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92830/30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