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话虽如此,真正开始吃的时候,难免还是喝了两杯。越是到了用餐完毕,曹操的心情就越紧张,甚至于,有些害怕。王庸甚至都不需要提议,她要了两杯酒,一口闷了。

????“这是存心打算灌醉了便宜我啊?”王庸调侃道。

????“没有,我只是纯粹想要喝一杯。”曹操随便敷衍了过去。多少有些埋怨,看破不说破,他现在那么说,自己如何好意思继续下一步?

????用餐完毕,曹操也是喝了个七八分醉,不过她此刻的脸已经红得可以滴血出来。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,人要装醉你也没辙。

????“送你回府?”王庸低声问了句。

????“…………”曹操没有回答,这个时候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????“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?”王庸淡淡一笑,“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……”

????…………要不要直接揍他一顿?曹操此刻的心情很纠结,女士已经那么主动,男方还那么不解风情,要不是知道这家伙家里妻妾一大堆,还真以为他打算实力单身。

????“那没辙,只能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……”王庸看了看不远处,在角落里面的许褚乖乖躲了起来,神色有些尴尬。

????王庸的这番话本来就是不是对曹操说的,而是对她们这些虎卫说的。也是,他随便就把曹操带到某个地方休息,虎卫估计会一拥而上,分分钟教他做人。

????只是曹操到底是默认,还是真的喝醉了,许褚还真的不敢确定。咬了咬牙,最后还是偷偷跟了上去。情商低有时候就这样,好心办坏事。

????这不王庸带着曹操,来到许都最豪华的客栈,然后找了甲字一号房。天地玄黄就算了,真的来一个天字一号房,说不得第二天衙门的人就直接找上门。

????对了,顺带一提的是,这个连锁客栈的股份和王庸……没有关系!

????“甲字一号房,休息两个时辰,对吧?”客栈完成登记,然后把钥匙交给了王庸。前台的店员,少不得还给王庸一个意味深远的笑容。

????就如今这个世界,女性对男性的防备程度,能把女性带来这里,这兄弟是肯定有戏的。换了个人,要敬酒女方还直接不喝,敢逼别人喝,少不得还直接叫非礼。

????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女性一声‘非礼’的杀伤力有多大,可想而知。

????“甲字二号房……”两人上去没多久,许褚就过来,要甲子二号房。

????“客人,您一个人?”前台有些奇怪,看着客人,没有伴侣,又不像是外出游历来许都打尖的,而且甲子房可不便宜啊。

????“有问题吗?”许褚看向前台,有点不耐烦的意思。

????“没问题!”前台看来者不善,立刻登记,然后把钥匙递给了她,“带客人去客房!”

????上了二楼,远远就看到王庸带着曹操进入房间,似乎发现了她,于是朝着微微一笑。

????“客人,您的房间不在这边……”要看许褚要过去,伙计不免喊了一声。

????“甲字二号房,不是在一号房的隔壁吗?”许褚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????“谁规定,甲子二号房,就要在甲字一号房隔壁的?”伙计不明所以,反驳了一句。

????“那我要一号房隔壁的房间,给我换一下!”许褚顿时被噎得差点说不出话来,眼看那边两人已经关门进去,连忙对伙计说道,“我赶时间,快点!”

????“很不巧,周围的两间都有人了。”伙计无奈的说道,“要不,上面那一间,如何?”

????“那就给我快点!”许褚有些急,上面就上面,至少也能听到下面的动静,问题是出现什么意外的话,要下来可就不容易了。

????另外一边,在甲字一号房里面,这里有浴室,甚至有临时更换的浴袍。就房间布置而言,绝对算是这个时代的总统套间。

????“配置挺好的,偶尔在这里住一晚也挺好……”王庸感慨道,“我订了一些解救的甜品,以及一些水果,在东西到来之前,要不先洗个澡?”

????“…………”曹操现在很想揍人,某人进来就不干正事。就如同打屁股这事儿,打下去的时候不是最痛的,反而是缓缓抬起手尚未落下的时候,才是最痛的。

????王庸这样把手吊在半空,就是不肯落下,曹操此刻只觉得心里难受的要死。

????“你就那么不解风情?”曹操猛地躲起来,双目含泪,其实多少有种被看不起的感觉。

????“我可不希望,你最后用醉酒这个借口糊弄过去……”王庸直接铺了过去,将她摁倒。就这样居高临下的,看着她。话说,这算不算床咚?

????“要不这样,我没有心理准备……”曹操把头别到一边,王庸的眼神好可怕。从来没有一次,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侵略性。

????“你不需要有心理准备。”王庸的头缓缓落下,两人几乎是四目相对,这个距离,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,还有对方的呼吸,“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……承受你所有的一切,尽最大努力,为你付出一切,我能付出的。”

????“这番话太狡猾……”曹操把头别到一边,“我浑身的力气,仿佛都被抽干一般……”

????“梦梦!”王庸郑重的说道,“以后我要这样叫你,可以吧?!”

????“…………”曹操心跳差点漏了半拍,沉默了数秒,默默点了点头。

????换言之,从这一刻起,她在他的面前,不再是曹操,而是曹梦。不再是上司或者其他身份,而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,出现在他面前。毕竟,能够叫出这个闺名的异性,只能是自己的丈夫!

????“梦梦?”王庸试着再喊了一声。

????“………”曹梦缩了缩身子,“嗯…………”

????“梦梦?”王庸就如同得到了玩具的孩子,恨不得不断叫唤这个名字。

????“我在!嗯?嗯!”曹梦真的受不了这个男人,高呼一声,嘴巴就被堵住了……

????两个时辰之后,王庸带着曹操离开房间,亲自送她回到曹府,这才开始回家。他离开客栈房间不到五分钟,二楼的客房也缓缓打开。

????“我要嫁不出去了……”许褚捂着脸,此刻的她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。最后怎么退房的,怎么回去的,都不记得了……

????求订阅,求订阅,求订阅,重要的事情说三次!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92754/79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