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5章艰难的抉择

小说:恐怖片场 作者:豪饮地沟油 我要报错
  究竟是陷阱,还是针对演员以为是陷阱的陷阱。

  钱仓一在这一刻陷入无尽的猜疑链中,毕竟,他不知道地狱电影究竟打算做到哪一步。

  唯一幸运的是,目前思考的时间还算充裕,能够权衡利弊。

  他开始思考。

  82分,还算可以,如果我守住这个分数,的确已经足够,但是……怎么才算守住?

  守住分数和只要活下来就可以的想法相差不大,看似是退而求次,保住基本盘,实际上根本不算保底,因为做不到!

  想要守住分数和我只要活下来的想法一样,都是自欺欺人。

  钱仓一心中已经做出选择,现在,他手中的底牌不多,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危险就会降低。

  “我外公的尸体很麻烦,能不能送我过去?如果将他的尸体放走,我可以想办法让我妈妈去报失踪,顺便也能够让我外公安息。我外公家的位置在那边。”

  按照剧本的要求,他念出了这段台词。

  下方的野猫群改变方向,带着钱仓一向樊元堂家跑去。

  路上,钱仓一抬起头,看见附近上浮的尸体正在增多,分派出去的野猫忠实地执行着钱仓一的命令。

  冰冷的尸体向夜空飞去,像是在进行一次没有归途的远行。

  尸体的数量越来越多,如同一场盛大的葬礼。

  湿冷的空气中,名为诡异的气氛正在伏罗村蔓延。

  正奋力驱逐野猫的村民,并没有意识到藏在家中的尸体已经被放出,转瞬之间现出原型。

  高达三米的食忆灵并没有追杀灵敏的野猫,而是抬头看着远去的尸体,三对眼睛中充满着不舍与留恋,随后,食忆灵转身向伏罗村北部走去。

  钱仓一注意到了这一点。

  “难道说食忆灵不能单独长时间存在?难怪需要一个地方躲藏。”

  “看来我们的办法有用,再加把劲。”

  下方的野猫群加快了些速度。

  没过多久,目的地到达。

  钱仓一迅速跑向门口,掏出钥匙将门打开,跑了进去,接着,他来到樊元堂的卧室门前,轻轻将门打开,门开之后,他将头伸了进去,房间内空无一人。

  装有钥匙的相框依旧摆在书桌上。

  钱仓一悄悄走进去,将相框拿起,将钥匙拿出之后,他转过头,向门外走去。

  忽然,一只脚从门外伸出,接着,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外,樊元堂。

  “梁平,外公对你不好吗?”

  樊元堂的声音沉稳,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,他迈出一步。

  钱仓一后退,看见樊元堂头顶的位置有一条浅绿色的麻绳,麻绳上方被门沿挡住,下方绑在樊元堂的腰间,打了个死结。

  “你不是我外公。”钱仓一将钥匙握在手中。

  “他是?”樊元堂走进卧室,右手伸到背后,拉动绳子。

  钱仓一终于看见了麻绳上绑的物体,正是应该被锁在阁楼的尸体。

  尸体来到卧室内之后,再次上浮,紧贴着天花板。

 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,一张面色红润,笑容慈祥,另一张僵硬冰冷,带有尸斑。

  “你以为自己成功了?嗯?”樊元堂双手抬起拍了拍,很快,窗外便传来野猫的惨叫声,“你不过在做困兽之斗,不过,一名10岁的小孩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错,所以,我打算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  “什么机会?”钱仓一背靠书桌。

  樊元堂上前一步,说道:

  “忘掉你在伏罗村的经历,忘记一切,如果你答应,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,让你继续活下去。”

  钱仓一刚想开口询问,却被樊元堂打断。

  “我还没说完。”樊元堂脸上的笑容更慈祥,接着,一个人从他身后走了出来。

  这人身穿蓝色长裙,脚上穿着一双粉色的板鞋,相貌……与冉雅一样。

  “她会陪着你,你知道,她拥有冉雅所有的记忆。”樊元堂将冉雅向前推。

  “梁平……”冉雅动作拘谨,向前走了一步。

  “不止是这样,你的妈妈,也就是我的女儿,现在正连夜赶过来,之前我打电话给她,说你失踪了,她可急得不行。”樊元堂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笑容逐渐邪恶。

  钱仓一愣了一下,现在的情况比他想的更加不妙,如果只有樊元堂,几乎不用考虑,但是再加上冉雅和梁平的母亲,选择的天平已经平衡,不再一边倒,甚至已经倾向于投降一方。

  地狱电影的声音在脑海中浮现。

  【演员钱仓一,电影已接近尾声,你接下来的任何决定都将极大地影响你的评分。】

  【死亡并不意味着一切结束,请密切关注剧本。】

  钱仓一深吸一口气。

  究竟是投降还是抗争到底,结局似乎都不太妙。

  “梁平,我喜欢你!”冉雅喊了一声,接着慢慢向钱仓一走来。

  “孩子,忘记这一切,你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影响。”樊元堂继续劝说。

  钱仓一右手握紧钥匙,钥匙尖端刺痛手掌,让精神更加集中。

  如果投降,条件非常有诱惑力,问题是食忆灵未必会履行承诺;如果抗争到底,纵使钱仓一能逃,梁平的母亲也会死亡,更不用说失去野猫群之后,逃走的难度增加了不少。

  两个选择,无论哪一个都会对评分有巨大影响,且无法预知。

  钱仓一回忆进入电影以来的发现,阁楼尸体手中的纸条、梁平的口号、冉雅的理由、冉雅的遗言,还有陈婆的话和现在正在帮忙的野猫。

  忽然,梁平的记忆涌上心头,插入回忆当中,这些记忆,是梁平与他母亲相处时的记忆,记忆中,梁平的母亲是梁平最亲的家人。

  “我们忘记这些好不好?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?我好怕……”冉雅低声啜泣,眼泪顺着脸颊流下,滴落在地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  “如果我答应你们,怎么才能保证我不会死?”钱仓一抬头问。

  听到这个问题,樊元堂和冉雅的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。

  “很简单,我们能够远距离吸食你的记忆,你让我们吸食掉你关于伏罗村的记忆就行,然后,随便你去哪。”樊元堂开口解释。

  “这样我不也忘了冉雅吗?”钱仓一不解。

  “我们还可以再认识不是吗?”冉雅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“我还记得你。”

  “你们的条件我答应,但是,我不相信你们,我想待在离伏罗村远一点的地方,你们换个地方吸食我的记忆。”钱仓一神情悲凉,微微弯腰,身上笼罩着一股挫败感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46375/1433/